“全民阅读 · 书香岱岳”优秀作品展播——悠悠书香 漫漫人生
岱岳区融媒体中心  2020.11.18 14:47  阅读次数:105

岱岳区文旅局“全民阅读·书香岱岳暨知识改变命运·读书创造未来”读书征文活动优秀作品展播,今日刊发第三篇——《悠悠书香  漫漫人生》。


悠悠书香  漫漫人生

白晓荷


我爱读书这件事情完全是形势所迫。


一来,家里的黑白电视机老是失灵,小小的我调弄电线、拍打恐吓屏幕无果后,只能找别的乐子来消磨时光。二来,我的玩伴们皆比我年长。在玩伴们狼哭鬼嚎纷纷被送去上小学时,我成了“无业游民”,整日在大院里无所事事、独自闲逛。由于居住在初中学校家属院里,学校操场上的沙坑,被我用吸铁石淘了个遍。单双杠也玩得磨出了老茧。玩腻了,就趴在上课的教室门口,喊相熟的姐姐们出来玩。母亲眼见得我成日灰头土脸,“误人子弟”。痛定思痛,打点了一下,让我提前入学了。

背着书包,搬着院里老槐树做成的小板凳,光荣的成为了一名小学生。犹记得,第一堂课是语文课,大家在大声跟读汉语拼音。作为插班生,目不识音的我,拿着散发着墨香的书,被震耳欲聋的声音所包围。第一次,对手中的书产生了兴趣。


识得字之后,体内仿若有书虫一般,便爱上了读书。家里的几本书被我翻得“垂垂老矣”,不堪折腾。幸运的是学校里最不缺的就是书。我的读书来源有三种:一、闲暇时光就仿若寻宝一般,搜寻全校的办公室,找到订阅的杂志、书籍,便随便找一处便如饥似渴地读起来。二、一到饭点,就造访时常订阅图书的叔叔阿姨家,打着找小朋友玩的幌子,趁着等他们吃饭,便读一读书。三、靠母亲没收学生的图书。

就这样,在书海里徜徉,通过手中的书籍,得以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窥见外面的世界,知道了无限的可能。可惜年纪尚小,读了《岳飞传》、《镜花缘》之类的书,就读了个热闹,囫囵吞枣,不知其意。


再后来,由于母亲工作变迁,一家从小小的山村搬到了城市,住进了靠山的军属大院。几乎每个街头都有一间小小的报刊亭。我的大半零用钱都上交给了各个报刊亭。再加上早市上的二手书摊,我拥有了一摞厚厚的书。少年时光,最喜欢在下雨天,捧着一杯热茶,倚在床头,细细地品读淘来的书籍。记忆最深的一本书是赖进东的《乞丐囝仔》,这是我第一次彻夜读书,父母轮番劝我入睡,未果。直到东方初晓,书本看完,方才心满意足放下书本入睡。从《乞丐囝仔》这本书开始,我从书籍的海洋中,窥得了不一样的人生,开始思考人生的挫折和波澜。开始由童话故事书、野史杂谈,转向更有深刻意义的书籍。

在我的读书生涯中,对于书的理解,是仿若佛教的禅机一般,需要一个契机或者灵光一闪,悟得书中的道理。记得初中读《红楼梦》,真真就记了个“绣房里窜出个大马猴”。可巧有一日,闲逛到军属大院的边缘,一墙之隔就是普照寺。住在寺庙里的居士们,聚在一起,各司一门乐器,伴着悠扬的歌唱,传到我的耳朵里。于是踩着砖头,探身过去,透过墙上盛开的凌霄花,去一探究竟。可惜我没有余秋雨的禅机,可以碰见李叔同这样的大师。第二天依旧去听墙根的时候,墙上多了一排玻璃渣。我幼小的心灵不由得受到了伤害,不禁愤愤的想去寺庙山门旁去找那个是常见的穿着红袈裟的大和尚算账。倚在墙边,那日的乐声有些哀转,和着被隔绝的忧伤,不由得想起前几日看到的《红楼梦》里的章节,黛玉和湘云在中秋月夜,听着笛声吟咏着“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原来,情随事发也是有的。


到了大学时光,书籍就成了我行动的导师,去践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南京莫愁湖畔,我看到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行至西湖,走在苏堤、白堤、断桥,不禁吟咏起苏轼、白居易的诗句。适逢夕阳西下,天色渐黑,三潭映月的游船停售。无奈之下,租了一艘乌篷船,在摇摇晃晃的船上,和着皎洁的月光,在灯影朦胧中窥得西湖别样的美。此情此景,想到《湖心亭看雪》,又想起张岱的《夜航船》,又想到《浮生六记》。茫茫水面,吾誰与归?真可谓“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如今步入社会,繁重的工作之余喜欢捧一本书,沉浸其中,不知今日是何年。有些书,在有了人生的历练之后,读得越发深刻。得益于语文老师这个身份,重读《秋天的怀念》时,我读出了“母亲”的隐忍、宽容和万般不舍,读出了史铁生无尽的悔念。读《背影》时,不禁想起大学时期家里遭遇变故,母亲在车站送我时,禁不住的热泪盈眶、潸然泪下。书常读常新,常品常有新的所得。


漫漫人生路上,幸有书陪伴,品味书中百味,看尽人生百态。幸哉!



编辑:朱文青

责编:崔秀清 姜晓丽

审核:曹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