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 · 书香岱岳”优秀作品展播——读书用书快乐行
岱岳区融媒体中心  2020.11.11 10:23  阅读次数:89

岱岳区文旅局“全民阅读·书香岱岳暨知识改变命运·读书创造未来”读书征文活动优秀作品展播,今日刊发第一篇——《读书用书快乐行》。

读书用书快乐行

杨传文

伟人毛泽东主席曾说:“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温家宝总理说:“不读书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宋代诗人苏轼说:“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西汉文学家刘向说:“书犹药也,善待之可以医愚。”


我热爱读书。想来真正地爱上读书、用书这一良好的习惯,还是八十年代初在部队服役期间养成的。当然,并没有达到为读书而废寝忘食、因读书给社会创造多大贡献,更没有达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境界。简言之,我读书就是为了用书中的知识充实自己的头脑、照亮人生前进的方向。更重要的是用书中的专业知识武装提高自己在某个领域的技能或本领,以便用这些技能或本领为他人和社会服务。


在部队时我担任连队文书。因工作的特殊性,我经常外出执行任务。那时每到一个地方,总想在那里多留几张青春的倩影作纪念。但每留一次影要花费几元钱,那时部队的津贴费还很低,每月从七元钱到十几元,所以又常常是舍不得留影了。我想,如果自己能有一部照相机该多好啊!可以随身携带,既方便又省钱。重要的是还可以学习到一门摄影技术呢。一年多后的一个秋天,我终于积攒了百余元钱,在出差大上海的时候终于购买了一部心爱的“红梅”牌黑白照相机。相机是到手了,但我可是从来没有摸过这个“高端”玩意呢,更别说怎么使用了。身边也没有曾经使用过相机的首长或战友。怎么办?向书学习吧。我利用出差的机会选购了诸如《摄影入门100问》《拍好黑白照片指南》《相机的使用与维护》等摄影方面的书籍。我一边学习,一边实践,认真摸索摄影这个在我来说还十分神秘的技能。从照相用的胶卷、显影粉、定影粉的选用;到拍照时根据实时天气阴晴变化、光线强弱等情况选定光圈、快门速度,以及拍照过程中焦距的调整、使用,拍照完成后在暗室环境下胶卷的冲洗、印像、放大照片等技术要点等都有了明确的认知和初步的掌握。有了理论的指导,每当我端起相机拍照时就有了明确的方向和底气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摸索,终于从拍照、冲洗底片到印像、放大、着色等技术都能扎实掌握、熟练运用了。一时间,我竟成了连队的“摄影家”。每到节假日,战友们争相请我为他们拍照。有时,营、连要开展一些重大活动,营、连首长们也都会让我去拍照。每当我把印放好的照片交到战友或首长手里,听到他们赞不绝口的夸赞,看到他们在欣赏照片时脸上露出的笑容神态,我从心里有一种满满的自豪感和成就感!这,不正是读书的收获吗?“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八十年代的部队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初期。特别是中越自卫还击战亦正处在紧张、激烈的阶段。那时,部队不论在军事训练、军事设施建设、战备执勤等方面既紧张有序,又充满朝气和活力。我时常被发生在身边的一些看似普通的人或事所感动,总想把这些让我感动的人或事写出来、宣传出去,既新闻报道。但又苦于自己从未接触过新闻报道,一时不知道从何下笔。我依然向“书”学习。跑书店买来有关新闻报道写作方面的专业书籍,还从解放军报社邮购了十多册新闻业务专刊《解放军通讯》,订阅了由解放军报社编辑出版的、供全军爱好新闻报道写作的战友们学习的业务专刊《新闻与长才》杂志。正如托尔斯泰所言:“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通过学习这些专业书刊知识,我对新闻报道以及采访、记录、写作等规则要求有了明确的认知。理论指导实践!有了明确的理论依据,行动就有了目标和方向,写起文稿来也就有了主张。那年底,部队到了一年一度的报刊订阅时间,因我在连部担任文书工作,所以有很多战友找我办理自费订阅刊物。全连百多号人员,竟有四十多人订阅了各自喜欢的诸如《航空知识》《无线电》《国防时空》《军事史林》等刊物。从一个侧面充分体现出八十年代青年军人热爱学习、追求上进的精神面貌。我立刻意识到:这就是一条好新闻!我随即以《连队战友踊跃自费订报刊》为题,写了一篇新闻稿寄给了《空军报》编辑部。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写稿、寄稿,心里还曾经有点忐忑。不曾想,时日不长此文稿竟然真的在《空军报》上发表了!况且还有二十元的稿费呢。看着自己手写的文字第一次变成铅字,从心里感到十分亲切、激动和自豪。至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却依然清晰地记得在当天晚上的连军人大会上,指导员十分自豪地宣读了那篇新闻稿。在战友们面前对我大加夸赞了一番,到使我有些不好意思啦。从此起,我工作之余写稿的积极性更坚定、更高涨了。在此后不长的时间里,我采写的《炊事班长的请战书》《雷达站编外‘值班员’》等新闻稿相继在《空军报》发表。结合一段时间里写稿的真情实感,我创作了一首诗歌《寄》,不久在面向全军的《军事记者》杂志上发表了。一时间,我竟然也成了全团的“人才”——那时,全军部队正在广泛开展“培养军地两用人才”活动。团政治处还特意奖励了我好几套有关新闻报道写作专业书籍;还派我到《徐州日报》社学习新闻报道;那年底,我因此受到营党委嘉奖一次……高尔基说:“读一本好书,像交了一个益友”。正是这位无私地益友引领着我不甘平庸、追求充实有益的人生。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1987年春天,离开部队不久,我有幸走上了乡镇文化站工作岗位,担任了满庄镇文化站长。从部队到地方是人生中一大转折!虽然当时还不太了解乡镇文化站工作具体内容,但仅从“文化”二字我就从心里感到欢喜了!当时,我怀着十分激动和自豪的心情将这一变化写了一封书信寄给了《空军报》社编辑部,半个多月后,我意外地收到了寄自北京《空军报》编辑部的一封来信,内附一张刊发了我那封信全文的报纸,只是编辑同志给添加了一个十分醒目和直观的标题:《我当上了乡镇文化站长》,还特意配了两幅插图。一时间,我竟先后收到了来自驻守全国各地空军部队的熟悉和陌生战友们的几十封来信……


从军营到地方虽然环境变了,但我所养成的读书、购书、用书的习惯从没有改变。更重要的是昔日在部队学习掌握的诸如摄影、新闻报道、美术等方面的技能始终伴随着我工作的方方面面。也为此使我所担负的业务工作如鱼得水、运用自如!助力和推进了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


记得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上级文化部门大力倡导发展农村文化大院。创建文化大院的其中一项内容是制作与文化大院相关的各种宣传板面,且要求需图文并茂、生动活泼。但很多村正是因为这些板面的制作标准高,自己完成不了,而找别人加工制作又需要花费一笔不少的费用。为此,有些村创建文化大院的积极性不高。我想,自己在部队时制作的移动黑板报,曾经多次参加师、团比赛并获奖,有制作板面的基础。我只请村里备好板面和有关笔墨纸张,制作板面写写画画的具体事项就由我亲自动手。这样,不仅为村里节省了一部分费用,也使制作的板面标准更符合上级文化部门业务要求,因此受到村干部的欢迎和大力支持,加快了全镇创建农村文化大院的进程。做到了建一处成一处,使文化大院建设走在了全区的前列,还迎接了全区“文化大院创建工作现场会”,受到上级领导赞扬。诚然,亲力亲为地工作自然需要自己为此付出了很多的辛勤汗水。


时光如梭!不觉在乡镇工作近三十年的我现在也已光荣退休啦。忆想过去的岁月,从走上文化工作岗位就承担了镇政府近三十年的“专业摄影”工作;承担了镇政府大院两块黑板报、两个宣传橱窗的写写画画;承担了数不清的会标、标语的书写,为镇财政节约了一大笔费用。同时,在近三十年的工作中,无论工作多么紧张、繁忙,我始终没有放下所热爱的新闻报道这一爱好。在省、市报刊发表了一百多篇各类新闻稿件。拍摄的新闻图片曾上过省报一版头条;拍摄的专题新闻图片多次获市报奖;创作的的“泰山传说故事”获全市征文一等奖;摄影图片“画说‘泰马’”获全市一等奖……这些成绩的所得,都是因了读书,多读书、读好书、读有用的书而致!


热爱书吧!我始终坚信“知识改变命运,读书创造未来”。与书为友,定使人生有不一样的光彩!


编辑:朱文青

责编:崔秀清 姜晓丽

审核:曹明媚